阅读记录

《梦游者她[友情向]》

13. 鹅卵石

《梦游者她[友情向]》全本免费阅读 aqdu.cc

周符星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是一片狼藉。

一群黑衣人横七竖八或趴或卧倒在地上,胸膛洞开,血肉翻飞,喉咙上皆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刀伤。

闵径尘一脚踩在其中一人还在微微蠕动的背上,手中寒刀滴着鲜血。

周符星目光在那把大刀上转了一圈,回到“斑鸠”身上,对方正摸着自己那把宝贝狙击枪爱不释手。

“哦,你来了,”发觉周符星在看,荀梧若无其事收起一副垂涎的模样,正经神色道:“老样子,清理军的人,都收拾干净了。”

“嗯,没事就好。”

周符星不敢怠慢,趁着补给站的人还没赶来,把尸体一一扒拉开,看到不少眼熟的面孔。

闵径尘配合地移开脚,周符星拽住衣领一把拎起她踩着的家伙。

这人戴着半边可怖的恶鬼面具,两只上翻的眼球只能看到浑浊的眼白,太阳穴处被重物砸得深深凹陷下一个大洞。

周符星嘴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

她松开手,掏枪朝这人身上砰砰补了两枪。一切收拾完毕,秦密恰好带着安保队的人赶到。

“......”

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秦密脚步一顿,立即转身吩咐手下停止前进,封锁现场,不准任何无关人员靠近。

这里发生了什么一目了然。

来得晚了的安保队员被一头雾水堵在外面,但只需要看队长那张黑得能拧出墨汁的脸,就知道补给站又又又又摊上大麻烦了!

“今晚可真是......不太安宁啊,”秦密随手翻开一个黑衣人的衣袖,苦笑一声,“害人者必自害,她们这是遇到克星了。”

“也算是咎由自取了。秦队长,今天发生的事已经很清楚了,这帮人在补给站附近为非作歹,险些害死一条人命,结果遭到神秘人士正义制裁。报告这么写,应该能向上级交差的吧?”

“你说得没错,清理军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秦密点头。

周符星都帮她把底稿打好了,她还能说什么?

两人默契地达成共识。

荀梧一字不落将两人对话听进耳里,她在面具人的尸身旁蹲下,这翻翻那看看,顺利从这人裤腰缝里翻出几枚独立纪念币和临期止痛剂来。

她又熟练地摸了其余几人的衣物,一时间兜里各种零碎玩意装得鼓鼓囊囊,摇身一变成了个小富婆。

不太对劲啊。

荀梧眉头一皱。

她们自出城起开了一整个白天的路,清理军有的是机会埋伏她们,何必舍近求远,特地跑到别人家的地盘来找麻烦?

况且如果换作她来制定计划,她肯定会选择趁着原主落单的大好机会,集中火力先干掉一个目标,跑去攻击一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的闵径尘做什么?

就凭原主好歹为清理军干了这么多年的活,荀梧觉得清理军出身的人应该还没有蠢到这种地步。

只能说,这帮人大概率不是冲着她们来的。

等手下陆续将尸体搬进小森林里处理,秦密看了眼漆黑的天色,邀请周符星她们进补给站休息过夜。

一行人先去仓库看望了还在昏迷中的伤者,秦密摸了摸对方退烧的额头,严肃的神色终于有了松动:

“她们在这一带徘徊少说也有两个月的时间了,我们一直都不好动她们......”

这个“她们”指的是谁,众人心知肚明。至于为何补给站不敢动清理军,秦密没说,周符星没问,荀梧只好暂时把疑惑压了下去。

“一开始还只是一些小打小闹,在补给站管不到的地方收点过路费,后来这帮人越来越猖狂,时不时闯进我们的地盘骚扰客人,扰乱秩序,我们也发出过警告,但效果甚微。”

秦密看向闵径尘:

“......结果就发生了今天的事情,我很惭愧。”

她始终坚定沉稳的目光第一回有了心虚的闪烁。

如果闵径尘她们今天没有来补给站,没有这一出“多管闲事”,她很可能真的就这样放任一个无名的生命死去。

闵径尘低着头,默默给流浪汉换上干净的新纱布,整个仓库一时间只剩下沾满了血的纱布被一截一截剥离溃烂皮肤的哔啵声。

流浪汉在疼痛中恢复了一丝意识,闷哼了一声。

秦密局促地摸了摸鼻子。

“生死无常,皆是缘分,”荀梧忽然开口,“我们与她有缘,所以她注定命不该死。”

她说着,朝秦密轻轻一笑。

一旁周符星正无所事事研究着货架上的各式新型武器,冷不丁听“斑鸠”突然冒出一句生死大论,扭头看了她一眼。

秦密一噎。

她能听出眼前人在安慰自己,只是对方的话并未能让她少一些愧疚。

秦密起初以为荀梧几个只是普通客人,自己特意提醒她们不要插手清理军的事,以免祸及自身,已是非常好心了。现在看来,倒是她目光短浅了。

“所以,”气氛铺垫到位,荀梧拍拍秦密的肩膀,眼里闪过狡黠的光,“为了庆祝我们的缘分,以及补给站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您就给我们免了这一单怎么样?如果不方便的话,便宜一半也不是不行......”

周符星眼皮子一跳。

她说怎么气氛突然变煽情起来了,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没空细细琢磨自己这位老伙计从哪学来的砍价套路,周符星被秦密请进上等客房,神清气爽睡了一个饱觉,第二天一起床就忙活了起来。

补给站这回展现了十足的诚意,她来来回回几乎搬空了小半个武器货架,又给皮卡车来了一套全方位设备升级,再顺手替闵径尘挑了几件最先进的医疗设备。

嗯,这人用的工具箱是不是也有点破旧了......算了,再给她顺一个新的箱子吧。

周符星搬着搬着,产生了一种自己其实是来补给站“零元购”的劫匪的错觉。

闵径尘给流浪汉换完药回来,一眼看到车座下崭新到发光的白色箱子。

再抬头,旁边某人一副忍不住想嘚瑟但又拼命控制住表情的模样,闵径尘沉默几秒,到了嘴边的话无情地咽了回去。

她闪过身,将手中袋子搁新工具箱旁边放好。

周符星疑惑地低下头,往袋子里花花绿绿的玻璃瓶子扫视了一圈,芥末风味、麻辣小龙虾味、泡椒鸡爪味......

周符星:“......”

打扰了,她实在想象不出闵径尘抱着鸡爪啃究竟会是怎样的光景。

“打扰了,我进来啦......”

微微掩着的门后,荀梧探头探脑朝屋里张望,轻声道。

靠着窗边的病床发出一声轻微响动,荀梧歪了歪头,假装没看见一道小小的黑影钻进床底,她推开门,环视一周,没看见闵径尘的身影。

咦,她已经离开了吗?

昨晚的流浪汉被转进专门的房间休养,方才路过的时候,闵径尘叫她帮忙拿一些糖果过来,荀梧不疑有她,结果没想到这人自己先走了。

荀梧蹑手蹑脚走到床前。

病床上的人早听见她进屋的动静,努力睁开眼睛,扭过脖子看向她。

“哎,你好好休息,千万别动,”荀梧连忙制止了她的动作,拉过一把椅子坐下,“闵医生也救过我的命,我俩怎么说也算病友,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似乎是被她这句无厘头的套近乎逗笑了,流浪汉嘴角扭曲地翘起,喉咙里发出两声干咳。

荀梧往温水里扔了一颗糖,小心喂她喝下,完事又伸手朝床底晃了晃:

“喂,你吃不吃?”

她恶趣味地将包着糖果的塑料包装纸晃得震天响。

屋子里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半分钟后,一颗圆溜溜的脑袋从床缝里悄无声息地冒出,荀梧弯着腰,和一双天真无邪的黑眼睛对上视线。

“吃吗?”她朝这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孩子摊开手心。

小孩慢慢从床底爬出来,先是看了看病床上的人,然后鼓起勇气对着荀梧点点头,从五颜六色的糖果堆里挑了一小颗出来。

“都是你的,不用挑。”荀梧直接将一大把糖果塞进她打着补丁的口袋里,“慢慢吃,别一次性吃太多,容易蛀牙,拔牙可痛啦。”

她浮夸地做了个捂着脸颊瑟瑟发抖的动作。

孩子笑起来,大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直线。

“你一个人跑过来的?”荀梧自来熟地唠起了嗑,对方依旧是点了下头,没说话,荀梧想了想,继续问,“那你是要一直呆在这里,等这位姐姐伤养好了一起回去?”

小孩点头。

“我还不知道你和这位姐姐叫什么呢,能不能写给我看呀,”荀梧从床头撕下一张空白病历,唰唰写了几笔,“喏,这是我的名字,以后就是朋友啦。”

她将纸笔递过去,小孩看了一眼纸上的“阿夜”两个字,提笔在后头歪歪扭扭写下“吴维”,指了指病床,再写下“张坚”,指了指自己。

“阿......坚......”吴维突然开口,她说话很艰难,说一个字就要咳嗽两下,“是我......收养的......一个孩子.....”

张坚眨巴着眼睛,在纸上写了个“11”。

“你......收养了十一个孩子?”荀梧帮忙顺着吴维的气息,问。

“咳......”吴维露出苦涩的笑,“不自量力......”

张坚写道:“我们没地方可以去,就住在这里北边的一个防空洞里,吴姐姐每天都给我们找吃的回来,教我们认字,她很辛苦,我想陪陪她。”

她又写下:“阿夜姐姐,谢谢你,还有医生姐姐,还有另一个不喜欢笑但人很好的姐姐,谢谢你们。”

“那些伤害吴姐姐的人都死了,我都知道了。”

“你们吴姐姐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荀梧安抚完张坚,扭头看向吴维,“她们抢走了你多少东西?”

吴维眼睛直直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她很想说些什么,最终却羞愧地紧闭上嘴。

该怎么说呢?要向荀梧承认,其实自己的手也并不是完全干净的吗?

毒雨随时都有可能落下,城外资源紧缺,哪里可能每一顿都能让所有孩子吃上饭?

实在找不到吃的了,孩子们只能挨饿,吴维又有什么办法,她没有钱,没有通行证,没有点石为金的超能力,她只能去偷!有时是存在补给站仓库里快要过期的一袋米,有时是在路边某个陌生人生火的锅里偷偷捞出来的一点肉沫,这还是运气好的时候,更多的时候她只能守在补给站旁边,悄悄从一些粗心的客人那里捡来一些小玩意,好换来一小捧食物。

某天她躲在补给站屋檐下落雨,静静看着从天幕之上汹涌落下的黑色暴雨,突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臂,在指尖即将触碰到雨幕的那一瞬惊醒过来,连忙缩回手。

她的手还是干干净净的,没沾上雨水,可她总觉得自己的手就跟这雨水一样黑,两者没什么分别。

这样的一双手,远远配不上荀梧的称赞,也不能再麻烦荀梧她们更多。

屋内三人沉默对坐,张坚不安地勾起手指,打量着荀梧的表情。

“不过没关系,”荀梧忽然朝张坚笑了笑,开口打破僵局,“她们抢了多少,就让她们吐出来多少,你们不用担心,我有办法叫她们全部还回来。”

她站起身,嘱咐吴维千万好好休息,刚要离开,衣角突然被人轻轻拉了拉。

荀梧低头,张坚瘦小的身躯跑到面前,她拘谨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摞彩色的小鹅卵石,捧到荀梧手边。

这些鹅卵石大小不一,外型说实话并不好看,表面磕磕巴巴的,但这已经是她在海边能收集到的最完整的几块石头了。

她很想跟荀梧说这些都给她,但自己腾不出手写字,只能看着荀梧认真找了一圈,先拿了一块绿色的,然后拿了一块红色的,一块蓝色的,一块白色的。

“这些足够了,谢谢你。”

荀梧郑重将鹅卵

【当前章节不完整】

【退出畅读后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