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将军不敌妻》

28. 婚后(十)

《将军不敌妻》全本免费阅读 aqdu.cc

萧衡听张缤张口闭口意在苏雅,散去了左右,颇为耐心哄着她,“苏小妹在府生病卧床,怎么能气到你?”

张缤皱眉,动了身子,甩开萧衡手,半是审问半是关心,“你进苏府了?见到她人了?”

萧衡不以为意,“嗯”了一声,一口茶还未咽下,就听着张缤更怒。

“好个苏小妹!到底是和你哥哥关系好,和我远了是吧!亏我还跟她说了好多掏心窝子的话!没,没良心的!”

张缤一股委屈上心头,急火攻心,一下子就哭出来了。

萧衡忙得来哄,却又被推开,挨了一通骂。

“我知道,我入不了你们将门的眼!我更知道,你对苏小妹上心是情理之中,我本不为之别扭的!只是,你们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这算是排挤我吗!”

张缤不想让萧衡见她苦相,侧转了身,抹去眼泪,挺起身板,暗自悔恨:之前对她掏心掏肺,却换来这般差别对待,真叫人寒心!

走起路来带着风一般地回房去了。

萧衡见到张缤这般,心里干着急,原想着等苏雅回来再相聊,可眼下夫人心有郁结,得需趁早解了。

遂不耽搁,一匹快马,朝着远郊村落,去寻能够解铃的苏雅。

穆枭这边没事找事瞎忙,听闻远郊有匪盗,已经平定了的事,他还不放心偏要亲自再去看一眼。

留了铁心铁面在京军防营里执事。

萧衡更快一步到,见村中迎来的人手上都或拿了米面番薯,或端着热粥鸡蛋,便知苏小妹在哪。逆着村民走,果真不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她。

“苏,无璧!”

苏雅闻声抬头,见是萧衡,惊喜掺半,将事情全权交由村长,上前与他招呼。

“兄长怎么来了?可是来寻我?”

萧衡长话短说,拉起她的手,就想着先走。二人拉拉扯扯时刻,偏偏落在牵马而来的穆枭眼里。

穆枭再见师姐,亦是特大惊喜,可见她与萧衡居然在一处,举止亲密,不像初见。

三人撞在一处,谁都不知如何开口。苏雅集忙抽手,因剑穗之愧,有些无脸面对穆枭。

萧衡因知穆枭喜欢无璧,却未明言他早知无璧身份,亦未明说他与无璧交情,此时撞破,多有尴尬,亦不敢直视穆枭。

穆枭见二人目光闪躲,他半猜半想,却不明所以,只开口问询道:“原来阿衡兄长早与师姐有缘?怎未曾说过相识啊?”

萧衡张口不知作何解释,将目光投去苏雅面上,欲让她解释一二。

苏雅脑筋随便一转,张口来谎,“我,我来京中,哦不,是京郊寻北境刺客之时,遇到萧侯打猎,才发觉师兄真身竟然是堂堂侯爷。”

“师兄?”

“昂,对!”

萧衡趁机接话,把这事赶紧圆说过去,“我来苍穹学艺时,这丫头是老幺,亏是她先认出了我,否则我也忘了这号人物。你同我说起什么慕容、无璧时,我着实是没想起来。若你提一句苍穹,说不定我还真有记忆。”

穆枭心实,这么几句话便把他唬弄过去,再看向师姐,正想好好说些什么,可一想到北境一别,如今于他已是物是人非,忽的气馁,收回目光,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雅见穆枭惆怅伤感,隐隐的不忍心,又看向他手中长剑,再看向她手中化羽剑,正费脑该如何再把那剑穗以无璧之身送出去,好还他个开心。

萧衡见二人神情相差无几,竟没看透二人在愁恼什么,只好借话展开,“你二人来此京郊作甚?”

穆枭持剑见礼,说明来意,余光看向领米的村民,对着师姐无璧笑问:“师姐可是来扶贫济困的?”

苏雅点点头,看着无辜村民遗憾道:“这里已是盛京边缘所在,也算是繁华边上安全的地带。可连这里都遭逢不幸,世道可以想知。”

穆枭再次赞叹师姐胸襟心怀,忍不住投去欣赏。

萧衡看在眼里,又想起二人闹的别扭,起了玩兴,一把揽住穆枭的肩膀,故意提到苏雅,说道:“听说你与苏夫人又闹不合,是为了何事?”

苏雅顿顿地侧转了身子,看向萧衡,见他使了眼色,就猜到他是为了剑穗的事情来的,只屏息看着穆枭的态度,寻个好时机再把剑穗送出去。

穆枭原不是很想在师姐无璧面前谈论跟苏雅相关的事,但瞅见师姐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便也不情愿地开口。

“苏雅她,她以穆府的名字,在外经商。”

苏雅内心无语,沉下眼眸,自认为这憨坨不老实。

萧衡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苏雅,眼里在说:为何和我听到的不一样?

苏雅没理萧衡,反问穆枭:“经商有何不好吗?多赚了钱,不就可以帮助难民了吗?”

“可苏雅未必有师姐这等善心广见。她恐怕只想到的是她自己罢了。”

萧衡正想为苏雅美言几句,却见正主真身急了眼。

“这话是她自己说的?还是你臆想的?又或是你亲眼看到她赚了钱财中饱私囊?”

穆枭停滞片刻,“我…”

苏雅以无璧之身想为自己说句公道话:“既然苏夫人未亲口说明为何经商,这经商后的利钱会用在何处,也未细说如何经商的。那将军这波贬低实属是冤枉人了。”

萧衡低头擦了擦鼻头暗笑,退了个身位出来,让这小两口自己吵去。

“我…”

“再者,我认为经商是将社稷中的银钱都活络起来,或靠买,或靠卖,只要国家之内的生意越来越多,那么百姓便会有各种选择机会。”

苏雅看向这里的村民,接着说:“农业确实是民生根本,但若家家户户世世代代都只守着那些农务,未免太一成不变了些。若遇天灾人祸之时,岂不是一年到头都白忙会了。”

“还不如抽身做些生意,或去寻个差事,世道间若给他们多些选择,总比没有的好。将军说呢?”

穆枭持剑作揖,真心拜服,“子枭第一次听到这番道理,着实茅塞顿开。想来从前是子枭固步自封,自以为是了。”

苏雅窃喜,反问:“那将军是否要向苏夫人致歉?”

“我…”

萧衡抬手拍了拍穆枭的胸膛,戏说:“你就为这事气得几天不归府?肚量

【当前章节不完整】

【退出畅读后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