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恋与咒回逃生版》

17. 是提醒

《恋与咒回逃生版》全本免费阅读 aqdu.cc

作为在漫画里因为戏份过少,下线过早,结果反而歪打正着保住了基本人设的“苦夏代名词,温情前夫哥”,夏油杰对这个漫画的态度一向是尽力假装没有看到。

虽然成年人是带着创伤生活的没错,但是这个漫画对他的设定和当初的大电影剧情看起来,压根就是想把他直接创死。

就冲着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了地球村,也让如今的诅咒能更快更多地滋生这点,夏油杰其实一直偷偷怀疑互联网这东西本身也是个咒灵。

但是他没有证据。

尤其是在大电影上映期间,明明他都已经特意跑到国外去执行任务试图避难了,可虎杖悠仁的剧透还是骑着这个名叫网络信号的特级咒灵pro.plus.ultra,从手机屏幕里钻出来给了他一记神罗天征,重击在肾。

精神受创之下,他只回了对方一个“这样啊,那悠仁好好玩,看得开心”,然后忍不住点开和五条悟的聊天界面,发送:“我刚刚突然发现,其实吞咒灵球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五条悟秒回:“哦呀,恭喜恭喜。电影开场了我先进去了。”

夏油杰:“?”

五条悟:“对,就是那个。”

当场拉黑。

难道整个世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意识到,如此充满邪恶的互联网本身可能就是最邪恶的咒灵吗?

想不通,抓几个特级咒灵吃下去压压惊。

不过好消息是他戏份少,而且他也一直比较擅长忍耐。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去漫展的爱好,所以也就避免了会被一群狂热粉丝哭着喊着叫“夏油大人”,最后被迫登基,成为“猿神”的恐怖经历。

当然也不是完全能避免。

毕竟人活着要上街,上街就会被认成Cos,甚至会有被CP粉呼喊“杰你怎么可以弃猫,你快回去陪陪猫啊”的究极社死经历。

对此,芙洛拉曾经表示:“我有一计,可解夏油老师如今之困。”

他叹口气,弯腰靠近过去:“是什么?”

“在脑门上纹个缝合线。替身使者,魔法对轰。”

“???”

“质疑脑花,理解脑花,成为脑花,超越脑花。”

他又把刚才叹出来的那口气吸回去,有点无奈地笑起来:“……不要吧。”

毕竟缝合线确实很丑,而且搞不好真这么干了,想要的效果没有,只会把五条悟活生生笑到气绝身亡。

真要这样,他不得被禅院和加茂家的高层连夜争抢着大打出手,写进族谱,被迫登基,最后还是成为猿神。

主打一个殊途同归啊。

芙洛拉这么想着,随口说到:“毕竟那可是此生唯一偷摸大鸡的叛逃,最强天花板的青春创伤!这种经典咏流传的少年漫设定,当然是一画一个准。”

夏油杰沉默半秒,然后还是长长地叹出一口气,认真道:“老实说,我到现在还是觉得,以悟的性格和心态,就算我真的离开了,他也不会真就再也开心不起来,或者由此扭转并决定了他后来的全部想法什么的。只能说是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而已。”

他语气温和地评价,脸上表情平静,笑意浅淡:“悟这个人呢,内心极其坚定,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到了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是谁离开了他,都不会让他对自己的信念和自我产生动摇。他推动这个咒术界朝他想要的方向去发展,就和时间推动世界万物朝各自的命定规律发展一样,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

“只不过,他的在意确实是非常珍贵且唯一柔软的东西,也因此给了别人好似可以影响他的特权。但……”

“但那也只是影响而已。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也许会损伤到生长在高山上的森林,却无法触及到山本身的不可撼动。他的改变其实还是遵循着他的自我,是他自愿接受的那一部分。”芙洛拉接下去,“您是想说这个对吗?”

“芙洛拉很了解悟嘛,不愧是他最在意的学生。”夏油杰笑着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又很快收回来放进裤兜里,动作非常克制。

然后话锋一转,语气凝重:“所以那个乙女游戏是怎么回事?”

芙洛拉花了大概不到三分钟的时间给他解释了一下。

期间她仔细观察着夏油杰的脸色,没把之前和五条悟说过的“挚友双双把海下,欢天喜地互偷家”这种话给说出来。

主要是拿不准他到底会有什么反应。

因为夏油杰看起来对这个漫画的忍耐度一直非常迷惑,有时候好像完全不受其影响,有时候又会止不住地叹气三连。

但考虑到他与五条悟能成为至交好友,那么这副温柔细腻,体贴有礼的蛊惑皮囊下自然是有着深不可测的恶趣味和疯劲。

比如当场笑着从容分析,他俩真要相互偷家的各种情况什么的……

她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种正主亲自解说的限制级内容。

短暂的沉默后,夏油杰转头看着她:“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什么?”她问。

“虽然只是游戏,可是都是周围认识的人,玩起来压力很大吧?”夏油杰这么说。

不愧是持证上岗的人,对学生就是善解人意,体贴入微。

“确实会的吧,不过应该也还好。”毕竟她也真的看过不少大家的同人文以及各种拉郎剪辑——健康无公害那种!!!

甚至看到上头之时,本来试图和朋友分享拉郎配视频的。结果却不小心手一滑给直接分享到了正主五条悟那边。

等她后知后觉发现以后,整个人被吓得不行,连退学申请书都在脑子里打好草稿了。

结果对方却反手发了另一个视频过来:“我觉得这个做得比较好诶。印象里应给还有几个来着,等我一下哦,好像忘记收藏了,得找找。”

不得了,在此提醒大家搞同人的都小心点,不知道多少作品被五条正主偷偷点赞打赏过。

她目瞪口呆,立刻原地化身粉丝代表疯狂呐喊:“请正主远离粉丝的生活啊,距离产生美!!!”

然后就得来一条全是愉快笑声的语音,还边笑着边说:“不过芙洛拉居然喜欢看这种而不是老师的个人向剪辑吗?我比较喜欢踩点打斗那种诶,虽然色气向也不错。”

“噢对了,芙洛拉要不要试试给老师剪一个?老师可以本尊出镜当模特哦,独家素材,还能顺便放个‘茈’出来给你拍怎么样?”

“而且星之彩和无下限碰到的时候超漂亮吧,这个很值得剪辑啊!”

没说要讨论这种东西吧?

而且放“茈”出来拍什么啊?

沉浸式受害咒灵被挫骨扬灰的第一视角吗?

什么花御模拟器!

芙洛拉倒吸一口冷气,直接从Line落荒而逃。

回到此时此刻,她正吃着豆乳蛋卷试图摆脱刚才的可怕回忆,听到夏油杰说:“总之,这个任务说起来是监制游戏,但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真这么简单。你玩的时候注意一点,有什么问题立刻告诉我们。”

“那夏油老师要和我一起玩吗?”芙洛拉问。

“不。”

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呢。

“这样啊。”她转头看向自己的黄金搭档,“那忧太总会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陪我一起勇敢面对吧?”

乙骨忧太迟疑两秒,最后还是点了头。

什么叫感天动地同窗情啊。

她感激地伸手搭上对方的肩膀拍了拍,同时暗自决定,要是游戏里真触发了乙骨忧太的黑化线什么的,就让正主自己来打。

“如果真的无法承受。”

伏黑惠突然

【当前章节不完整】

【退出畅读后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