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北枝可依》

65.第 65 章

《北枝可依》全本免费阅读 aqdu.cc

那人将祁雪拖入了一间空屋子,两人窝在角落中,她发觉那人除了捂住自己的口鼻外,并未有其他动作,便悄悄收起了袖中的匕首。

两人都没说话,待巡逻守卫走了,那人才放下手。

祁雪转身去看,讶然道:“宁瑜?”

祁雪出嫁前见过他几次,这些年虽再未见过,但他与宁浮实在太像了,祁雪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宁瑜的脸隐在阴影中,神色严肃道:“你不该这时候入城。”

祁雪退开了身子,与宁瑜保持距离,同周行牧分开前,他曾提醒过,宁瑜此人很可疑,高树在中都城中的内应许就是他。

“高树在哪儿?”祁雪问。

宁瑜的表情有一瞬意外,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似是自嘲般,他勾了勾嘴角:“在宁府......”

“他是不是同北胡人勾结?”

宁瑜垂下眼点头。

“你从一开始便知道此事?”祁雪追问。

“对......”宁瑜点头道,“我一开始便知道......”

“这是勾结外敌!”祁雪看着宁瑜已脱了稚气的眉眼,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些怒意,先前几次与宁瑜碰面,只觉得他话少腼腆,没想到他闷声干大事,竟勾结外敌,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宁瑜看起来有些愧疚,说话声音也小了许多:“我不知道......先前师父说他只想取周懿放性命,可北胡人入中都后便不再听师父号令了......”

祁雪闭了闭眼,果然,高树想找周懿放报仇,这才搭上了北胡人这条线,可他势单力薄,入中都前北胡人需利用他,入中都后北胡人便可弃了他这枚棋子,此时高树已无法左右局势了。

照理说前朝丞相应该不会想不到这点,事情发展至此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高树恨意熏心,他早料到了北胡人会过河拆桥,但并不在乎,他只想置周懿放于死地,中都会如何、大荆又会如何,都与他无关!

“他是如何找上你的?”祁雪不明白,左相在朝中与皇上相抗衡,宁瑜前途无量,何至于陪高树冒这样大的风险?

这话似是刺痛了宁瑜,他的表情瞬间暗淡了许多,默了好一会儿才出声道:“我从小体弱,大夫说若长期如此,是活不了的......”

祁雪知晓这事,那时宁浮总是说要回家照看弟弟,直到宁瑜八岁那年,宁浮高兴地告知祁雪,她弟弟的身子大好了,那大夫被宁远道请回家好生伺候着,往后宁瑜不会再病了......

“师父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所以他说想要报仇,我便助他一臂之力,起先他同我再三保证,会与北胡人讲好条件,绝不伤害百姓,可......可他一直在骗我......”说到这里,宁瑜表情痛苦,挣扎了许久才继续出声。

“他从未......从未将我的话放在心上......”他眼眶通红,“北胡人入中都后便烧杀抢掠,我去同师父讨要说法,只得了他一句‘不便插手’,只能放任北胡人残杀百姓......”

“我不忍如此,便趁师父不在屋内,潜入他的屋子想找到他与北胡人通信的方式,想伪造书信阻止残杀,却没想到被我找到了别的东西......”说到这里,宁瑜脱力般靠坐在角落,低声道,“我出生时,师父便开始算计我了......他下毒让我有了体弱之症,又在我快要没命时出现在宁府,成为‘救命恩人’让我替他报仇......那毒药与解药的方子,现下还被他藏在屋子里......”

高树竟心思如此深沉毒辣......祁雪不知该如何安慰宁瑜,在心中敬重了这么多年的“师父”竟是设计陷害自己的人......

“你这么晚出来是想做什么?”祁雪换了个话题。

宁瑜闻言,打起了些精神道:“我要去宫门口找陈将军,如今北胡人不再听师父号令,他们的目的绝不仅仅是杀了皇上,而是吞并大荆!陈将军有能力打胜仗,只是碍于北胡人手中的俘虏才不敢轻举妄动,我想......将师父交出去,北胡人到现在也并未派人来灭师父的口,定是师父手中还有他们的把柄,或许陈将军可以用师父将俘虏换回来......”

祁雪惊讶于宁瑜的果敢与正直,在看清高树为人后,他会为了百姓安宁而将高树交出去,虽然他面上仍带着痛苦神色,却并不沉湎于伤痛,而是立刻振作起来寻求破局之法,宁瑜才这样年轻,果真是前途无量......

她垂眸想了想,宁瑜说的确是个可以一试的法子,即便是换不回来,也能拖一段时日,待周行牧带援兵赶到就好了。

“你有把握躲过巡防守卫吗?”祁雪问他。

“我知道他们的布防。”宁瑜支起身子,问祁雪,“你为何此时入城?”

“这你不必管。”虽宁瑜方才的话说得情真意切,但她还是十分谨慎,并未全盘托出,只催促他,“若是想救大荆,便快些带我去找陈明珠!”

宁瑜并未再追问,而是果断起身,带着祁雪在黑暗中穿行。

宫门口灯火通明,宁瑜亮了腰牌,两人顺利入宫,找到了正在小憩的陈明珠。

祁雪见陆岩正在一旁守着陈明珠,忽然想起二人已成了亲,先前总是听说二人成亲的事,如今见二人待在一起,才算有了实感......

她打量了陆岩几眼,果真是长大了,个头比陈明珠高了不少不说,脸上的棱角也分明了,浑身散发着儒雅气息,与陈明珠在一处,虽看着不是一路人,气氛却意外和谐。

陆岩转头看见祁雪,忙起身行礼:“夫人。”

他一出声,陈明珠便睁开了眼。

“阿雪?”她掀开被子下了床,三两步走到祁雪面前,将她揽入怀中,“你怎么来了?将军呢?”

祁雪伸手拍了拍她的背道:“他去北都搬救兵了。”

陈明珠松开了怀抱,手却还握着祁雪的肩头不肯放,她上下打量着祁雪,忽然发觉她脚有些奇怪。

“你脚怎么了?”

祁雪将一路以来的事都同陈明珠说了,宁瑜也适时上前说话,陈明珠这才见到了这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状元郎”。

宁瑜身量没有陆岩高大,他面容姣好,男生女相,站在那儿倒显得陈明珠气质更粗犷了......

“师父现下正在宁府后院,望陈将军将他......将他捉拿......”宁瑜的语气顿了顿,说着便低下了头。

陈明珠点了人,让陆岩守在宫门口,带着祁雪和宁瑜出了宫。

祁雪未经召见不得入宫,自然也不能住在宫中,陈明珠将她送到了祁府:“你在

【当前章节不完整】

【退出畅读后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