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我靠发疯整治了逃生自修室[无限]》

82. 我这人比较内向

《我靠发疯整治了逃生自修室[无限]》全本免费阅读 aqdu.cc

婶婶提供的东西两人只是不敢吃的。等她离开开房间后,水淼淼原想把两碗面条偷偷倒掉。可她刚打开窗,那只在祠堂前走失了的黑猫猛然从窗外跳了进来。

黑猫在巡视了房间一圈后,就跳到桌面上开始舔舐起了碗里汤面,毛绒绒的尾巴示威般对着两人晃了晃。

秦辛对这自来熟的家伙也是感到好奇,待听说这猫从水淼淼醒来后就一直跟在她身边时,便更是好奇。

“你说,这猫会不会是黄色给我的什么道具,黑猫不是都能驱邪避凶的么?”秦辛向来喜欢小动物,可当他想伸手去摸黑猫身上的光泽水润的毛发时,黑猫却是回头给了他一爪子。

“也许吧”水淼淼看了一眼旁边一人一猫的互动,摇摇头:“你不觉得它走路和吃东西的样子很像一个人么?”

“你说陈胖子?”秦辛试图去揉黑猫的脑袋,于是掌心又挨了对方一爪。

“难道不像?我先去洗个澡,你也先歇一会,等半夜我们再去探那个祠堂”

说着,水淼淼下楼问婶子借了几套当地村民款式的衣服,然后便在一楼的卫生间中简单地洗漱了一番。

也不是那黑猫怎么回事,吃饱后又开始在水淼淼附近徘徊,甚至连她洗澡的时候也不放过。

当地村民的衣物都是用比较粗糙的布料所制,水淼淼试了试感觉不大舒服,于是便从储物戒指中翻出一套贴身的衣服作为打底。

翻找间,之前那根被她偷偷放入戒指中,写有她名字的布条掉落在地。

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道黑影如同闪电般从她面前闪过,黑猫叼起那根白色的布条几个起落便再次跳到了窗边,它回头对着水淼淼喵了几声,然后带着布条消失在了窗外的黑暗之中。

“这猫真是神神叨叨的”

水淼淼收好着被黑猫弄乱的衣物,待她回到房间时,秦辛已然睡着。两人轮番休息至凌晨,这才悄然从窗口离开,摸向村子中央的祠堂。

夜色下的祠堂寂静而深沉,古老的青石建筑在心中种下的压抑种子在暗夜中逐渐萌发,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水淼淼与秦辛也不例外。顾及着祠堂内的种种诡异而不敢轻易进去查探,两人在祠堂外的水塘边观察了许久,见里头一直静悄悄的,倒是不远处的某几座村屋中忽然亮起了灯。

“这样也看不出什么,我们等下翻墙进去?”秦辛小声地问了一句。

水淼淼摆了摆手,从口袋中翻出一堆织物开始幻化。在失败数十次后,她终于幻化出了一只长舌鬼。

长舌鬼,一种闲言碎语的所衍生的鬼怪,由于生来喜欢偷窥收集别人的隐私,对于穿墙隐匿之术极度擅长。此时正好用于潜入祠堂内观察情况。

水淼淼指挥着长舌鬼缓缓从门缝中飘入祠堂,很快,意识里陆续传来了长舌鬼共享的视野。

“你刚刚那只是什么鬼?”

秦辛,好奇地看着那隐没在祠堂中的鬼怪,不由问道:“奇怪,我记得你的幻化技能要曾接触过这类鬼怪才能幻化,可我怎么没见过这怪模怪样的东西”

“没见过?这明明在……”

一股剧烈的头痛让水淼淼的话戛然而止,似乎由某种力量正在干扰着她的回忆,让她分不清现实是与虚幻。

等她缓过神来再次接收到长舌鬼在意识中传来的场景,就见它已然进入了中庭两侧的房舍,一具具的躯体正如同木偶般整齐地站立在房间,细数之下,竟有数十具之多。

“嘘,别说话我好像找到殷祈了”水淼淼向秦辛摆了摆手,开始操控长舌鬼一个个凑近那些躯体。

漆黑之中,细看之下,那些躯体全为成年男性,尽管年纪面目尽不相同,但无一例外的身上都绘满了神秘符文。这不由得让她想起之前在路上那中年人说过,他被姑祝收去灵魂的大娃在成年后也会成为姑祝的侍仆。

难道说这些躯体就是曾经祈愿的人所付出的代价?

来不及想这些复杂的剧情,水淼淼很快就从其中找到了殷祈,只是无论她操控鬼怪发出什么动静,对方都如泥塑木偶般没有任何反应。

她将祠堂内的情景与秦辛描述了一番,两人讨论了片刻,决定还是冒险翻墙进入里面把殷祈给抬出来。

有着编织物的帮助,两人幻化了个梯子轻而易举地进入到了祠堂之中。

里面如同长舌鬼反馈的那般周遭黑漆漆的,也没见姑祝及她的身边的那些老妪。

两人跟着长舌鬼的指引,很快来到之前发现殷祈的位置。

可出乎意料的是,那一排排如同假人般的男性都好端端地站在原地没有活动的痕迹,只唯独殷祈一人失去了踪迹。

“这也太邪乎了吧,明明长舌鬼一直守在这里,他怎么就突然消失了”

“你确定真看到他在这里?”

“十分确定,我们四处再找找看”

两人也不敢开电筒,只借着手机屏幕那点微亮,开始翻查起房间里的物件。

这座位于祠堂西侧房舍足够有上百平米,整个房间,中央就是一排排整齐站立不动的人,周边围了一圈青蛙泥塑。这不禁让水淼淼联想起某博物馆里展示出的陪葬人俑。

房间内唯一摆放着的家具大约就是放在屋子最末尾处的数口半人高的箱子。

忽然,窗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屋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地方可躲藏的,两人只能伪装成尸体站在了原本殷祺所站的位置糊弄过去。

老旧门轴转动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掩盖住两人急速的心跳。屋门被推开,那缺鼻子的老妪佝偻着身子,拿着半根蜡烛走了进来。

烛火明灭间,她似乎没发现隐藏着的两人,径自走到屋子的最后翻找起其中的箱子。

“阿红?”门外的传来姑祖的声音。

“哎,你也听到响动出来了?”缺鼻子老妪应了一声,拿着蜡烛迎了出去:“我查看过了,是有两只小老鼠跑进来了,我处理就行”

水淼淼总觉得这名叫阿红的缺鼻子老妪似乎一直有意无意地帮着自己,例如现在她打开的箱里就窜出了一只熟悉的黑猫。

“哼?只怕不是老鼠,而是其他什么东西吧”

一直隐匿在门边的长舌鬼猛然被诡异力量架到了半空,朱红的火焰自它脚边蔓延。

“雕虫小技,不过还算有些意思”

尽管姑祝的声音淡淡,但秦辛想起白天时自己也是被这样的诡异力量所支配,顿时脸色变得煞白。

从箱子里窜出的黑猫来到水淼淼的脚边,它如同傍晚时那般蹭了蹭水淼淼的裤腿。

明白它意思的水淼淼悄然跟着黑猫来到其中一个半人高的木箱前,黢黑的箱子如同一张贪婪的大嘴,深不见底。

看着长舌鬼燃作灰烬,姑祝拉开缺鼻子老妪走进了房间,可无论她怎么搜寻,房间内都始终没有闯入者的影子。

-------------------------------------

水淼淼刚来得及盖上箱子,人已经顺着地势往下滑去。这种下落滑行持续了接近一分钟,她才因撞到前面的秦辛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地方?看着好像是个废弃了的下水道?”

“不对吧,这又不是市

【当前章节不完整】

【退出畅读后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