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雕梅歌》

82. 忽别离

《雕梅歌》全本免费阅读 aqdu.cc

“他不顾及公主了吗?”攒竹扶她坐下,打了水来擦她脸上的汗。

“恐怕日后公主已经镇不住他了。”奚九酒闭着眼任由她给自己抹掉身上的汗水,“公主不可能给他侍中之位,兵部尚书便是到顶了,可如果关键时候有韦兴等士族相助,倒不是不可能把他推上此高位。”

“侍中?”攒竹恍然大悟,“到了那一步,的确不用再顾及公主了。”

这等位高权重却不是公主能撑得住的,哪怕是太子,也难以约束宰辅之臣,届时能受得起他效忠的,唯有大明宫中的圣人圣后。

本朝双圣对朝臣的私德,可没有那么高的要求。

攒竹还是十分珍惜薛默还装一装的时候:“就是不知道这位薛使君变成了薛相公原形毕露之后,会是什么品性。”

薛默不是不贪财,不是不好色,不是不好享受,但是他更好权,尤其是他此时外放,朝中无人,所以他必须抱紧公主的大腿,所有避忌,私德,不过是投公主所好。

公主不喜声色犬马之徒,他便对奚九酒避之不及,从不私下见面。哪怕知道奚九酒是把好刀,也从不敢让她行阴私之事,就因为不能闭门商议,唯恐传了谣言。

奚九酒不知道有多感谢薛默的自觉和避忌,她一点都不想继续干脏活了!

干点黎明村、孤独园这种贴钱贴力的苦活累活,行善积德,内心平顺,很好。

可他如今高升在即,前程声望不再掌握在公主手中,便无需这般克制了,奚九酒说道:“怕也就是如此,他才敢说要纳我为妾。”

“他说要纳你为妾?”攒竹差点蹦起来。

奚九酒勉强摆了摆手:“我已经拒绝了。”

“若是他不依不饶怎么办?”攒竹见多了死缠烂打甚至强取豪夺的狗男人,如果再加上位高权重,想要时便强取豪夺,不要时便弃如敝履,那个被看重的女子十有八九没什么好下场,每一个都是一场生死劫难,死在其中的女子不知凡几。

“不会的,你想想秦思,薛默看重她什么?他看中我的又是什么呢?是我的脸,还是我的人?”

“秦思?大概是看中她打理庶务的本事吧。”秦思容貌并不算顶尖,至少他府里那位飞霞夫人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论容貌风情,却依旧在秦思之上。以薛默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把妾室之位给了无子的秦思,便是因为需要。

他在外为官,总有要和女子打交道的时候,更别提还有和上官下属的女眷交游往来,探听消息,他需要一位女眷为他代为打理。

原本这些是他妻子的工作,可妻子不能跟来,养个妾室代为打理,能睡能用能生娃,还有朝廷发俸禄养着,是再实惠不过了。而秦思打理庶务的本事,莫说女子,便是在男子中也是极为罕见的周全。

“可他现在入朝,庶务有正妻接收,不正是需要你这个女校书吗?要说处理公文我尚有几分自信,可说出谋划策,寻常幕僚哪里比得过你?纳你为妾,可比自己养幕僚划算多了。”

“毕竟他看中的是我的本事。”奚九酒抬着手,看着指掌中的茧子,有练琴练舞留下的,已经淡褪了,有练拳练力留下的,尚且还新鲜,更多的是握笔留下的茧子。

那是曾经日日苦读,穷经皓首的印证。

可现在,她却再一次无比感谢曾经努力变得强大的自己。

美貌能强掳,躯体能掠夺,唯有本事,抢不走,逼不来,要想用她的本事,却要个心甘情愿。

“他若是用强,他不怕我怀恨在心,关键时刻捅他一刀吗?”奚九酒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貂蝉能做的,我未必不能,而且我比貂蝉更方便。以薛默用人的本事,不会冒这种风险。”

攒竹听到这番话才放下心来。

“对了,得给他备一把万民伞,主宾一场,好聚好散。”奚九酒觉得,这大概会是薛默最喜欢的临别赠礼。

“好,我这就准备起来,趁着元宵拜年的功夫,正好方便串门。”

随着攒竹从行会到黎明村逐户收集制作万民伞的布条,薛默要离任的消息隐秘得传了开区,万民伞正做到一半,正月还没过完呢,关冲忽然回了星夜回了城,啪啪敲着九馆的门。

“关冲?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是黎明村出了什么事吗?”

奚九酒见他一身夜露,急忙让他晋悟烤火。

他一直盯着黎明村,可是很少回来的,更别说这样夜间入城了。

关冲摇头:“不是黎明村的事,是使君派我去办事,此去归期不定,他许我特来向娘子辞行。”

“你去哪儿……能说吗?”

“不能。”

薛默这般身居高位,有些不能言说的秘密任务实在正常。

奚九酒问道:“黎明村的水利工程春耕前就会完工,到时候赶得回来看吗?”

薛默摇头:“使君让我去长安复命。”

看来此去路途遥远,薛默离任也是已经注定的了。

奚九酒突然想到之前薛默让他照看好黎明村,想来是那时就决定有事情要关冲去办吧。

“赶路也不急在一时,且等等。”奚九酒把他拽进屋烤火,喊了攒竹起来把他们赶路来岭南时的革囊翻出来,分门别类得往里装东西,惊动了住在楼里的跑堂,也跟着忙上忙下得帮忙拿东西。

知道奚九酒搬了一个可以挂在马上的包袱卷儿出来,嘴里不住得絮絮叮嘱着:“关山难越,你就算有武艺护身也要小心,这些革囊你都熟悉,里头糖盐酒药火石吃食都已经装满了,吃食我放的是炊饼肉脯,水壶里是盐糖水,你也是用熟了的。出了岭南只会越来越冷,我放了大衣裳,千万记得穿,可别仗着身子壮实硬抗风雪。这些荷包里是金银铜钱,我都给你分开装好了,当用则用,但若是没用光,剩下的可还要带回来还我。出门在外,小心谨慎,人莫斗气,财莫露白。”

以奚九酒的舌灿莲花,却在一段话里用了两次小心,千言万语凝聚在一起,最终还是落在这一句小心上。

关冲提了提那个连重量都特别趁手的包袱卷,只觉重逾千钧,刀锋般冷厉的面孔上泛出柔光:“放心,我孤家寡人,此去是求前程,犯不着和他们斗气。”

奚九酒心中一抽,薛默固然是个真赏前程的好东主,却也是真的不顾下属死活。

当日张猛随她们去安抚流民,他明明知道流民暴动他必然会首当其冲却也从没提醒过其中的危险,那还是打小在他跟前长大的,何况是关冲呢?

能让他搏一把前程的,会是什么简单轻松的事情吗?

【当前章节不完整】

【退出畅读后阅读完整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